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直击越南经济动荡下的服装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20:23 阅读: 来源:不锈钢反应釜厂家

越南的服装大市场内

大部分中国人的越南想象构建在电影和小说中––陈英雄的电影和玛格丽特的小说。如果是这样,当你兴冲冲地飞到胡志明市,寻找传说中的“西贡”,不免要失望。怀揣200元人民币一周内往死里花也花不掉,这个更具现实感的越南想象,到了越南后也在现实面前更像是笑话,或许连打个TAX都不够。

同样,如果带着金融危机的想象进入越南,也会失望。尽管胡志明的股市从去年最高的1170点跌到400点以下、越南盾不断贬值、贸易逆差惊人,但你看不出这个国家有经济崩溃的踪迹。胡志明市LV、GUCCI的专卖店里,身穿华裳的贵宾依旧川流不息,脸上罕见愁容。

因此,不少中国同行去了越南后,回到国内时很大声地告诉别人:越南无危机。

观光客无法体察到这个国家的全部,他们只能看到舞照跳,马照跑。河内的酒店还有赌场,赌场边食肆凌晨2点还人声鼎沸。但这一切都只是表象。

■只有很少的越南人意识到“糟糕”

在越南高企的通胀率成分中,粮食价格是第一推手。散装大米涨幅在50%左右,原来是每千克7000越盾,现在市价已到1万越盾4元人民币。涨价后的越南米价,基本与上海米价持平。

中等收入以上者其实并不太关注米价,米价再涨,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只有低收入者才会觉得米价涨得惊心动魄。4月,越南各地有传言闹粮荒,引起了大米抢购,米商趁机将米价哄抬一倍,但恐慌的人们照样买。现在,谣言平息,米价也回归了正常的涨幅。

越盾贬值也很厉害。在市中心的一处外币兑换点,记者以1:2600的比例用人民币换来了将近100万越盾––一大叠粉红色的钱币,面值50000一张。而在十几天前,还只能以1:2300换来越币,再后来1:2400也换过。

外币兑换点门外不远,就有五星酒店、LV和Gucci的专卖店以及兰博基尼跑车,欲望都市胡志明市照常继续自己的生活节奏。当然,更显眼的是蝗虫一样的摩托车大军在马达轰鸣中“扫荡”而过,塞满狭窄的路面。越南可以说是骑在摩托车上的国家,一个越南人没有摩托车就好像一个中国人没有自行车。一个个路口,摩托车大军彼此穿插而过,险情不断就是不发生交通事故。

胡志明市如此,首都河内亦是。记者在河内巧遇的中央电视台驻东南亚记者张莉也没觉察出什么异常,她无数次来越南,这次街面上老百姓的精神状态平静如常。

但是经济学家丁文恩的精神状态有些异常。越南中央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丁文恩是越南政府的智库成员之一,长期从事宏观经济和中国改革开放研究。他告诉记者,这些天他疲于应付中国记者,一拨又一拨的记者等着他。中国媒体对于越南的高度关注着实淹没了这位越南政府的智库专家。一年前,丁文恩还坚决否认越南存在经济过热,而现在他已经改口认为越南经济形势糟糕。

只有很少的越南人意识到“糟糕”,他们甚少关注国家的宏观经济,粮食价格的上涨对贫困人口有较大影响,但改变不了城市里的中产阶级的生活节奏。酒吧门口纷纷打出“EURO 2008”的欧洲杯广告。6月13日晚上11点,年轻人在酒吧里为意大利队尖叫,但是勇敢的意大利人最终没能赢更勇敢的罗马尼亚人。

在从胡志明市去河内的路上,记者遇到了老陈,他四年前怀揣着200万元从广东来越南淘金,和两个越南人合伙办了个服装加工厂,但他一年前关了那个厂子,据说亏得一塌糊涂。他把工厂的失败归咎于越南人的不讲信用。

“你去了越南,一定不要把越南人说请你吃饭的话当真。”老陈说他曾经和一个越南当地人谈生意,感觉都快成朋友。有天这个越南人很高兴地说,晚上请老陈和几个中国人吃饭,并且约了地方。老陈他们按时赶去,越南人还没到,他们在附近坐着等。忽然接到电话,越南说他有事情走不开,估计要晚点来,老陈说没关系,又继续等。快10点,那个越南人来了,坐下来,但没谈吃饭的事,只是聊天。老陈终于忍不住了,说:还没吃饭呢,赶紧吃饭吧。越南人很惊奇地看着他们:还没吃饭?还以为你们已经吃了呢。越南人说,他已经吃过了。老陈说,不仅仅是吃饭,做生意也都是这样,说好谈合同的时间,他会忽然跟你说来不了。晚两个小时来那是很正常的。

故事难辨真假。不过记者在胡志明市打TAX时也被狠狠地宰过,才8公里的路程,司机要了24万越盾,相当于人民币100元左右。

■中国服企尚未撤资

在河内和胡志明市的街头,时装店并不罕见,橱窗里的一件件高档成衣等待买主的光临,这些都是给有钱人准备的。在胡志明市,还有一些中国服装品牌的专卖店,比如堡狮龙。笔者走进的一家堡狮龙专卖店,崭新的装修与国内的店面并无二样,店内衣服并未标产地,但是标价比中国内地便宜些,一件短袖衬衫合人民币130元–200元,促销活动是满100送10块钱的券。

衣服店更密集的地方是大市场。在城市里有多个外观像菜市场的大市场––只有一层,顶棚很高,里面密密麻麻的摊位。这里是外国旅游者和本地市民阶层的天堂,丝质的、棉质的衣服应有尽有,价格么,就要看还价能力了。

越南各地最低工资标准划分为三档,最高一档“经济区”包括河内、胡志明市这样的大城市,最低工资是120万越盾每月(480元人民币),最低的“贫困区”一档只有不到90万越盾(360元人民币)。工厂给工人们的工资比最低工资高不了多少,这么低的工资,河内人和胡志明市的人是不屑于做工人的。进厂做工的,都是农村的年轻人。一个年轻纺织女工的工资大概相当于人民币每月400元。

在六月之前,越南发生了大量的罢工事件。松下1000名工人罢工要求提高工资25%,为耐克生产球鞋的一家台湾工厂,21000名工人罢工要求涨工资10%……今年前5月越南已经发生了300多起罢工,超过去年全年。迫于无奈,越南政府部门甚至在近期出台规定,没有正当理由的罢工可能要向雇主赔偿损失。

人力成本的提高是所有在越南企业共同面对的问题。不少企业家透露,越南的社会保障金较高,在越南投资,人力成本并不比中国内地便宜太多。而由于稍高端点人才的缺乏,可能花大价钱也难请到满意的人。

河内现在有13个工业区,到2020年,还将新建成10个工业区。位于城郊的工业区景象和中国城市的城郊结合部并无二样,房屋低矮、棚户不断、尘土飞扬。每天下午4点以后,工业区才开始热闹,因为工人们下班了,他们成群地涌出工厂,路边小饭店的生意也好了起来。一个个工业区的建立是越南投资过热的表征,也是越南重视投资的表现。中国银行胡志明市分行行长王庆波今年6月进行了一个调查,24家在越中资企业––回答当初是冲着什么来越南的。

答案汇总上来,集中在八个方面,分别是稳定的政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便利的海运交通、丰富的资源、较为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优惠的税收政策、享受WTO优惠条件避开贸易壁垒、中国调整产业结构、向东盟其他国家发展的桥头堡。

王庆波认为,只要这八个方面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中资企业就没有必要退出越南。而实际上,前去投资的中国纺织服装企业,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家从越南撤资的,他们都在等待越南经济的好转。

不过,由于越盾的贬值,原料进口、产品在越南销售的企业生存就较为困难了。但如果本地化程度足够高,能在越南当地解决原料问题,或者产品出口,情况就会好很多了。

一个新问题是,越南的产业链尚不完善,原料本地化或许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ISO14001标准

压铸机废气处理

室外厚型钢结构防火涂料价格